胡中惠这个男孩子,我要打包带走。-storybook

胡中惠这个男孩子,我要打包带走。-storybook

胡中惠
真心喜欢一个人,对方哪怕是无意之中说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话,另一方也能把这句话牢牢地记住。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久了,会吃对方喜欢的食物,会去对方喜欢的城市,会看对方喜欢的电影。而最要命的是,真心的爱情,双方往往是把对方当做自己来爱的,害怕对方吃不好、睡不好、身体不好。
编辑部 小药草
《时间不多,让我们相爱就好》
作者丨DesertChen
1
“跑步方向应该与地球自转方向一致。”
我在冬天傍晚的寒风里打了个冷颤,扯了扯被风吹得滑到了背后的围巾,刚迈起步子准备跑,就被陈述拉住了。
“这是东面吗?”陈述问。
“……”
我转了个方向,“行,这面儿是东了。”
陈述大概自己也不确定,见我一脸不耐烦的样子,小心翼翼地盯着我的脸想要确认真假。
“再不跑我就回去了?”我催促。
陈述说,“行吧,那跑。”
他把我垂着的两个围巾头裹到一起,系了个难看的大疙瘩,“跑。”
我身体不好,容易感冒,尤其是在冬天。几乎可以这么说,冬天里我不是在患感冒,就是在患感冒的路上。
跟陈述谈恋爱的第二个年头,他说我这样不行,得锻炼身体,还怂恿我冬天晨跑。他提了五次,我驳回了六次。他还想提第七次,我被他劝说到心烦,于是折了个中,决定每天晚上跑。
这是我俩的第一次尝试。陈述陪我跑,跑了几分钟就不行了,几乎快要瘫倒在路上。我放心不下他,停下来想扶他一把。可是他拒绝了,喘着粗气一脸壮烈地看着我说,“别管我,你继续。”
“……”
忘了说,陈述是个程序员。
2
我跟陈述是相亲认识的。
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家餐厅。我喝了口茶,抬头看了一眼陈述,他穿着深灰色衬衣,瘦瘦的,见我看着他,于是推了推眼镜,自我介绍了起来:“我叫陈述,是个程序员。”
第一次见面很平淡,我对陈述并没有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,只觉得他有些呆呆的,不擅长言语。循规蹈矩地走了一遍相亲流程,我想着“总算对我妈有个交代了”,于是也就跟陈述道了别。
之后是五一小长假。假期第一天下午,我窝在家里看电视,接到了我妈的电话,她冷不丁地突然问我想不想钓鱼,我疑惑了一会儿,还没来得及回答,她就说让我跟陈述一起钓鱼去。
钓鱼?我转两次轻轨到了江边,一眼就从一群老大爷里找到了陈述。他穿着一套黑色运动服,手里立着一根鱼竿站得笔直,大概是怕我认不出,又碍于公众场合不好大声喧哗,于是他朝我这边沉默地挥着手。
我走过去,他不知从哪儿变出了个折叠凳放在我面前,又低头摆弄了一会儿鱼竿,最后他抬头,把鱼竿递给了我,“给。”
之后,他就一直沉浸在钓鱼的世界里,一句话也没再说过。
他不说话,我也懒得说话,勉强握着鱼竿,不停地打瞌睡。时不时醒过来,我发现陈述一会儿在我左边,一会儿又移到了我右边。全程表情凝重,表现得极其专业。
最后我是被陈述叫醒的,身体下意识地抖了一下,睁开眼睛,我发现他蹲在我面前,手里抱着一条鱼,脸上带着兴奋的笑,“钓到了。”
我见陈述笑得这么开心,也跟着笑了笑,礼貌性地接下话:“你钓了几只?”
“喏。”他摇了摇手里那只,“一只。”
3
钓鱼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。我坐在陈述的副驾驶座上,深感疲惫,决定下次无论如何也不来钓鱼了。
陈述回去这一路上倒是变得话多了起来,与相亲那天比起来,简直是两个人,不过他说的都是些关于鱼的东西,我插不进嘴,更无力结束对话。
“你喜欢吃鱼吗?”陈述绕了好久,终于回到了我俩能正常对话的层次。
“嗯,一般。”我说。
“要不你去我那儿吃个晚饭吧,我做鱼给你吃。”陈述笑着的时候,镜片后面的眼睛黑亮黑亮的。
那时候我脑海里第一个念头是拒绝。但是我又想了想,实在想不出陈述做鱼是什么个样子。好奇心驱使之下,我答应了。
陈述家里干净整洁,这一点我还真没想到。进了屋,我在沙发上坐着,陈述熟稔地穿上了一件黑色围裙,问我,“你想吃什么样的?清蒸、红烧还是水煮?”
“水煮鱼吧。”我说。
“鱼片还是?”陈述从厨房里探出头问。
“鱼片吧。”我说。
陈述听了,扭头就钻进了厨房。
我打开电视,看了一会儿,又刷了会儿微博。厨房里哐哐响了一阵,之后就没了声音,一直静着。我又想起他钓起来的那只孤零零的鱼,对他有些不放心,于是进了厨房。
厨房里,厨具一应俱全。陈述背对着我,瘦瘦高高的,他穿着围裙忙活的样子,不知为什么让我有些想笑。
见我进来,他对我笑了笑,又低头揭开了锅盖,一股白茫茫的热气就这么糊在了他的镜片上。
我闻着水煮鱼片的香味,笑出了声。
4
自从在陈述家吃过一顿饭后,我就跟陈述由相亲对象变成了饭友。
陈述很擅长做鱼,红烧、清蒸、油炸、糖醋,好像没有什么是不在行的。最重要的是和他相处起来不累人。他虽然话少,但我感觉很自在。
有时下了班,我会买鱼到他家去,他负责煮饭、做鱼、洗碗,我负责吃。
陈述见我对鱼的兴趣很大,几次约我再去钓鱼,但无一例外,统统被我回绝了。他倒也不埋怨什么,照旧有空就独自去钓鱼,一钓就是大半天,有时候无功而返,他就拎着一条市场里买的鱼回来,让我去他家吃饭。
交往这件事情,是我先提出来的。那天是圣诞节,我重感冒,下班后瘫痪在家。陈述提着两条鱼还有一棵半人高的圣诞树来看我。
我打开门,陈述正靠着门框喘气。
“你驮着棵树过来干嘛?”我问。
陈述说,“这是圣诞树。”说完,还默默地从脚边的黑色包包里掏出一卷彩灯。
我转身进屋,把沙发正中间的衣服往两边一扒,让出了一块地给他坐,嘴里不忘自辩,“我屋里平常不是这样的,现在感冒,是特殊时期。”
陈述没说话,像个老妈子似的默默帮我收拾起来。一会儿,他像想起什么似的,拖着扫把跑到我身旁,问了句,“你肚子饿不饿?”
我点了点头,只见他转身进了厨房。
我看着他的背影,心变得像一团团棉花。
吃饭后,陈述把客厅收拾得差不多了,又盘坐在沙发边上,拾掇着圣诞树。小彩灯什么的也装饰好了。他跑过去关了客厅里的灯。圣诞树发出五彩的光,一闪一闪的。
我望着昏暗里陈述的眼睛,他的眼睛依旧很亮,我感觉自己像一条鱼,在他的眼睛里蹦了蹦,怎么都蹦不出来。
“我们差不多也该在一起了吧?”我说。
5
自从经历了第一次陪跑,陈述也就知道自己的能力大概到哪里了。但他对于我得跑步这件事情依旧执着。
第二天,他弄了一辆共享单车跟我齐驱并进。这样又过了几天,后来陈述单车干脆也不骑了,每天晚上站在寒气刺骨的路边看着我跑。
我见他那个样子,有些于心不忍。想让他回家里待着,“我跑就是了”。但陈述总觉得我会偷懒,不愿意让我一个人跑。
“你这样会感冒的。”我表现出了自己的担忧。
“不可能。”陈述说。
之后,陈述就感冒了。
周末陈述在家昏昏沉沉躺了一个上午,我给他投药,吃完他又倒下了。下午他醒过来,慢步走到了客厅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。
“怎么样?要不要我给你弄点吃的?”我问。
陈述点点头,看起来是真饿了。
我进厨房拿了两桶泡面出来,“老坛酸菜还是小鸡炖蘑菇?”
陈述面如菜色,眼神幽怨。
我收起了泡面,也不逗他了,转身准备煮粥。
陈述这时幽幽地问了一句,“这几天你是不是没跑步?”
“哪能啊,我一直在跑。”其实我是在小区楼下的咖啡馆里消磨时间。
陈述不说话,默默滑亮了手机。
锅上煮着粥,我走到客厅里坐下,不经意瞟了一眼陈述的手机屏,这丫的,居然下单买了一台跑步机!
“你看,元旦做活动,八折呢!”陈述说。
作者 | DesertChen
嘘。
插画 |许旺旺
野生插画酱,微博@许旺旺YEAH
后台回复【书签】
即可获得本期书签和封面


STORYBOOK睡不着电台
已更新至 第329期
▼点击收听最新的节目